Monday, October 24, 2011

波多黎各。我记得的故事5

吉隆坡和波多黎各。兩個擁有14小時時差的城市。兩個毫無相干的城市。卻讓我遇見了兩個馬來西亞人。一個在那裡落地生根,一個是過客。落地生根那個叫醉龍,過客叫馬丁。兩人各有各精彩,各有各傳奇。

醉龍醉夢人生

怎麼會認識醉龍,回想起來,還真是白撞撞出來的緣分。當初接到要到波島考察訪問的任務后,上網搜尋波島華社的資料,實在少得可憐,除了當地唯一的中文教會傳教士寫過不到一千字的簡介外,幾乎已沒有其他實用資料。

後來情急下選擇了碰運氣,網上搜尋波多黎各餐廳名單,找到了類似黃頁的廣告網站,再過濾出那些名字看起來像中餐廳的餐館電話,逐一撥打,看看能不能找到華人。打了幾通無人接聽的電話后,終於有一通接通了,話筒另一端傳來一把男聲,說著西班牙語,我重複的問對方:Chino(西班牙語Chino即中國人的意思),對方似乎聽懂了,叫我等等,把話筒遞給另一個人,而那個人,就是該餐廳的老闆——醉龍。

我們用熟悉的廣東話聊天。醉龍是怡保人,在波島成家立業,住了十多年。我提出了我的小小要求,問他是否能幫我聯繫當地的華人社團,或一些較活躍的華人以接受訪問,他爽快答應了。後來我再撥過幾次電話給他卻一直無人接聽。又過了一個多星期,我再試了一次,這一次,是他親自接聽,但他的語氣異常,像是喝醉了。電話那頭,他說起餐館被當地執法單位罰款查封的事,情緒極度失落,我完全不敢問他聯繫的事情進行得如何,只能安慰他一切將雨過天晴。

那次通電話不久後,我就飛到了波多黎各。抵達後一直希望有機會見見醉龍,看看他的近況。後來,嫦姐帶我去了醉龍開的中餐館。那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大餐館,裝潢華麗,餐館牆上掛著醉龍與到訪名人的合照。我與醉龍一共見了兩次面,那次是第一次,醉龍相當清醒,我和他做了個簡單的訪問,聽他說他在波島的生活,他表情酷酷的,心事重重的,和那天下午燦爛的陽光完全不搭。訪問結束后他親手調了波島最有名的雞尾酒Pina Colada請我喝。我們還合照留念,兩個馬來西亞人的萍水相逢,多難得。

第二次見他,是嫦姐和幾個洪門理事替我踐行,我們到醉龍開的餐館吃晚飯。飯菜上桌,覺得分外親切,咕嚕肉,甜酸排骨等,根本就是馬來西亞的中餐嘛,這下在加勒比海發揚光大了。晚餐結束,離開前向醉龍道別,他已經喝得微醺,半醉中拉著我和馬丁絮絮說了一些我們聽不明白的醉話。而我終於明白為何沒人記得他的真名,只管叫他醉龍。餐館都還未打烊,他就先喝醉了。

醉龍先生,謝謝你,多保重,并祝生意興隆。


馬丁——那個跳舞的中國人

這是當地人給馬丁取得綽號。馬丁當然不是【中國人】,他是麻婆出生,道道地地的【馬來西亞華人】。馬丁是我中學同學的先生的中學同學(這句子像繞口令啊)。據說十多歲被家人送到英國留學,如今三十出頭已經念完博士,在美國藥廠上班,生活優渥,很懂得享受人生。記得我第一次和他通電話,向他查詢波島酒店住宿資料時,他說他只知道好酒店,對廉價賓館沒什麼頭緒。當下我還覺得這人口出狂言,後來發現他句句屬實,並非炫耀。一名美國藥廠工程師怎麼會跑到波島?因為波島人愛跳舞! Salsa在當地甚為風行,馬丁就是沖著Salsa而來的。他在波島不到一年已跳出名堂,當地舞池甚少看見華人蹤影,而馬丁就是那唯一跳得非常出色的華人!

我在波島與馬丁見過兩次面。第一次吃晚餐時,他開著白色跑車,一身白衣白褲白帽打扮,造型還真相當戲劇化。令我打從心底佩服的是他的能言善道,一流的社交手腕。男女老幼和他相處都覺得如沐春風。連嫦姐那一次和他見面后便已熱情邀他到家裡吃飯,後來嫦姐還帶了其他人到他開的舞蹈班學舞。

第二次見面,就是我的踐行晚餐。晚餐結束已是午夜時分(波島華人晚餐通常在十點左右才開始),回到嫦姐家聊天和收拾后已是凌晨三點。我搭清晨六點的飛機飛往多倫多,剩下那兩小時,馬丁建議帶我去看看波島人的夜生活。

我們到了機場內的一家Pub,沒錯,機場內竟然有一家經營至清晨四點多的Pub,還有Live Band演奏。場內人山人海,全是當地人,我和馬丁兩人就特別顯眼了。馬丁在當地跳舞已跳出名堂,熟朋友相當多,看他與當地人在舞池內跳Salsa和Raggaeton,就像在看表演一樣享受。好幾回有人把手伸到我面前邀舞,我只能無奈的搖搖頭,不是不想跳,而是真的不會跳啊!當地人不是隨音樂亂扭動身軀,他們真的是在認真跳舞啊!我身邊一些在休息的女生問我幹嗎不出去跳舞,我說我不會,她們馬上露出驚訝表情并質問:怎麼不會跳舞?啊,我啞口無言。後來最後一首音樂響起,馬丁拉我進舞池,教我一些簡單的舞步。曲終人散。我們在機場喝咖啡聊天,馬丁說他始終會回到馬來西亞,結婚生子,我卻覺得他應該是屬於外頭的花花世界的。

後來馬丁并沒回到馬來西亞,他離開了波島,到美國繼續他的精彩人生。

那個夜裡出發到機場前,我和嫦姐道別,我倆深深擁抱,心裡萬分不捨,馬丁看在眼裡,在開車送我往機場的路上,他說了一句安慰我的話:有些朋友就注定只相遇一次,但却足够了。很淺顯的道理,可就在那個晚上,我才真的聽懂了。

3 comments:

  1. 那你呢?几时才会回来马来西亚呢?

    ReplyDelete
  2. 偉大なコンテンツと、素敵なブログの周り。良い仕事を維持し、周りにいくつかのより良いコンテンツを追加します。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。

    registrybooster

    ReplyDelete